急招40万人,还提出“先上岗再考证”!工资水平

 

导读:为了缓解就业压力,教育部近期推出招收40万毕业生补充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队伍的举措。教师“扩招”,既是应对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的办法,同时也很大程度顺应了形势。

来   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(ID:jjbd21)

记   者丨王帆,江蒙梦

编   辑丨王峰

“今年形势严峻,如果实在找不到工作,就去条件艰苦一点的地方当老师吧。”赵凯发出感慨。

他是大连理工大学新闻传播专业的一名研二学生,去年通过了高中英语教师资格证书的考试。做老师,是他早早就为自己确定好的职业方向之一。

为了缓解就业压力,教育部近期推出招收40万毕业生补充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队伍的举措。由于今年上半年的教师资格考试推迟到下半年统一进行,对于有志于从事教师职业的应届毕业生,教育部提出“先上岗、再考证”的阶段性举措。

早在2月28日,在一场关注高校毕业生等群体就业相关政策的国新办发布会上,教育部副部长翁铁慧介绍,教育系统将鼓励各地加大重点领域招聘,比如中小学的教师,特别是急需教师的高中和幼儿园,高考改革以后,高中教师结构性缺乏,需要开辟更多这样的岗位。

教师“扩招”,既是应对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的办法,同时也很大程度顺应了形势——越来越多像赵凯这样的非师范生,愿意投身于教育事业。

2019年下半年,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的人数达到了590万,创下新高。

40万的名额有可能流向哪些地方?岗位提供地和学生的意向能否匹配?为了实现就业而选择条件艰苦地区的毕业生,是否能待得长久?这些因素,将影响这40万毕业生能否真正壮大中小学、幼儿园教师队伍。

图/视觉中国(000681,股吧)

老师成了“香饽饽”

李昕是一名商务英语专业的大四学生,她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,从她所在学院的学生毕业去向来看,最主流的基本是进外贸公司,当翻译或者是做老师。

今年3月,她收到了一家浙江外贸企业的实习offer,做货代销售,这份offer写明,毕业后签署正式劳动合同,试用期3个月。

恰好从3月25日起,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,有序恢复对外交通。李昕从湖北十堰家中辗转坐车来到浙江,然而,她却收到了一份不予录用的通知。公司人力部门告诉她,受疫情影响,公司的订单大幅减少,所以取消了这个岗位。

初入社会就遇到挫折,改变了李昕的求职打算——接下来专心准备教师资格证考试。“先上岗再考证”的措施出台后,李昕觉得可以提前看看教师招聘的机会了。

深圳大学的大四学生周晓南,3月初查到了她的高级中学语文科目教师资格证成绩——顺利通过。

周晓南并非师范专业,但在备考公务员考试之外,老师被她视为另一个理想职业。她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,现在大学里很多人会考几个证“傍身”,教师资格证算是在文科生当中比较热门的。

“大家都知道今年的就业形势严峻,而教师的工资和福利水平在提高,身边不少同学都愿意做老师,甚至有的人后悔当初高考填志愿没有选师范专业。”周晓南说。

2019年9月,教育部的一场新闻发布会透露,我国教师工资由上世纪80年代之前在国民经济各行业排行倒数后三位,上升到目前全国19大行业排名第7位。

清华大学一名硕士研究生刘琛同样不是师范专业,去年11月已经定下了去武汉知名中学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做老师。与她一起被录用的共有9位学生,大多来自清华、北大、中科院等知名院所,其中博士占了6位,这一豪华阵容曾引起媒体的关注。

刘琛并不觉得,从名校毕业去做中学老师是一个多么令人意外的选择,她说,无论是“清北学生”,还是“博士”,社会需要对这个群体祛魅。

北京大学2019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,该届学生就业最集中的行业为教育,占比达到23.03%,这也是教育行业首次超越长期以来热门的金融、IT等。

哪些地方更缺老师?

对于有志于从事教师职业的应届毕业生而言,哪些地区的机会更多?

一方面,大城市以及人口持续净流入城市在积极增加学位供给。以深圳为例,在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深圳提出,用三年时间新建和改扩建公办中小学146所、新增学位21万个,新建和改扩建公办普通高中30所、新增学位6万个以上,努力让学位紧张的问题得到有效缓解。

一位教育观察人士向记者表示,未来若干年内,大城市增加学位供给将会成为一个持续的计划,这客观上为教师“扩招”提供了条件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,今年以来,深圳包括南山区、龙岗区、福田区等均发布了教师招聘需求,普遍对应届毕业生敞开大门。并且,大多数招聘都把条件放得很宽松:非师范院校、暂未取得教师资格证者,承诺毕业后一年内取得教师资格证,亦可报考。

此外,包括广州花都区、增城区,上海青浦区、闵行区、杨浦区等,今年以来也都发布了教师招聘公告。

华东地区一位高中数学老师向记者表示,从他身边的情况来看,目前高中教师的竞争还是很激烈的,这次“扩招”,可能会让应届毕业生入围的几率更高一些。

另一方面,教育资源相对薄弱的地区也存在着补充教师队伍的强烈需求。相关政策也在向这些地区倾斜。

5月6日,教育部办公厅、财政部办公厅发布《2020年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师特设岗位计划实施工作的通知》,提出切实加强乡村学校教师补充,中央财政继续对特岗教师给予工资性补助。

全国今年将招聘特岗教师10.5万名,比2019年的10万个名额有所增加。其中,名额最多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设岗数量为18000人,其次分别为河南省11000人,云南省8711人。

如果以“生师比”的评价指标来衡量,根据国家统计年鉴的数据,在普通高中阶段,全国2018年的生师比为13.10,大约相当于13名学生对应1名老师。不同地区之间显著拉开了差距,一般而言,经济发达地区的学生对应更充足的教师资源,北京、天津和上海的生师比分别为7.44、9.63和8.62。新疆的生师比也略低于全国水平,为12.29,但河南和云南的普通高中生师比分别为16.02和14.62。

深圳的统计年鉴并未分别披露初中和高中的情况,将二者统一归类为普通中学,根据计算可得,2018年,深圳普通中学的生师比为12.60。

图/人民视觉

选择大城市还是边远地区

华诗韵本科就读于陕西师范大学翻译专业,以她的观察,做老师的同学们主要有几个去向:一部分是公费师范生,按照相关规定,毕业后一般回生源所在省份中小学任教;一部分主动回了家乡,这主要是因为愿意做老师的人很多都倾向于追求稳定;还有一部分去了深圳,“基本是冲着高工资”。

2019年,以深圳为代表的城市释放出的高薪招聘教师信息几乎贯穿了全年。华诗韵研究生去了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,今年将毕业。在读研究生期间,她曾去过企业实习,综合比较下来,她计划“如果留在深圳,肯定选择做老师”。

综合来看,大城市的就业环境更有吸引力,但这同时也意味着竞争更激烈。周晓南就意识到,在深圳,做老师的门槛太高了,之前各个区的中小学教师招聘就高手云集,相比于专业的师范类学生,她的竞争力并不算高。查到教师资格证考试成绩后,周晓南自称,“可以回家当乡村教师了。”

这或许更符合政策鼓励的方向。人社部、教育部、中央编办、财政部近日联合印发《关于做好2020年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公开招聘有关工作的通知》,其中就提出,积极支持,引导高校毕业生到艰苦边远地区学校任教。

赵凯猜测,40万的名额应该有很大一部分将流向西部贫困地区、农村地区等。相比于毕业即失业的压力,可能会有不少人愿意去这些地方当老师。

但一些条件艰苦地区的中小学校长向记者表示了担忧:大学毕业生们来了之后,能不能留得下?

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任固一中是一所乡镇中学,校长赵曙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,这些年学校的特岗教师占的比例很大,缓解了农村地区的师资紧张问题。但农村偏远地区的新教师队伍相对不稳定,很多都是一边工作一边考城市里的岗位,考上了就离开。

赵曙光说,其实并不是因为待遇的问题。他同时介绍,国家采取了很多措施解决教育均衡问题,比如提高农村教师待遇,在各种补贴之下,乡村教师比县城教师的待遇还要好一些,其他还包括提供教师周转房、职称政策倾斜等,帮助稳定了乡村教师队伍。

“但是交通问题,婚姻问题,子女受教育问题等集合在一起表明,城乡差别的客观存在,还是会给老师们的生活带来很多实际困难。”他说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学生姓名均为化名)

本期编辑 黎雨桐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21世纪经济报道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上一篇:2020年中国联合办公最具投资价值企业榜单:创富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